毛林林: 我这么不“红”没想到感情生活也有人关注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1-10-22

  毛林林身上有种在女明星群体中十分罕见的磁场,采访正式开始时,她垫了张坐垫在地上,盘腿坐上去,娓娓道来,不消几分钟,就打破了双方初次见面就将把自己的私事和盘托出的尴尬。

  圣诞节那天,毛林林发了条微博,内容为:幸福的定义不过是简单二字,有你足矣。 配图是她的下巴搭在一个女生肩膀的照片。

  而她回忆起上一次自己在网络上引起这么大的轰动,还是和林依晨、冯绍峰、翟天临一起出演电视剧《兰陵王》时,自己饰演的反派“郑儿”因为太“招恨”,被网友一度骂到了上热搜。

  关于毛林林,大多数观众对她的印象多停留在其塑造的一系列“女反派”身上,《兰陵王》里的“一代妖后”冯小怜(郑儿), 《乱世丽人行》里的夏若雪,正在播出的电视剧《红蔷薇》里的军统特务顾霜菊等 。

  荧幕中,她的皮相和手腕都是极佳的,是危险的蛇蝎女孩;而现实中的她,行事作风却毫无做作扭捏之态,活脱脱的甜姐儿一枚。

  我们刚见面时,造型师正给她弄头发,趁着空档,她拿出手机,点开自己正在播出的一部新戏 《红蔷薇》来看。一边看,一边不时“哈哈”笑两声说“这弹幕真逗儿”。

  以往在采访时,常询问演员“是否会私下看自己的作品?”,得到的回答多是“不会”,可毛林林却表示自己素有找虐的习惯,对于每部作品,事后都会拿出来认真地看,而且会特别留意网友在弹幕或者评论区对她做出的一些评价。

  “因为我要看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?比方说,一个我觉得很好的表情,但是导演没剪进去,那我就要想,为什么导演没有用到这个我觉得很好的镜头?或者,一场明明我很用心的戏,但观众却觉得表演太做作?对于这些东西,你都得十分客观地看,这样才能够找出问题。不能演过了就算了。”

  “那看到网友一些人身攻击的话,能受得了吗?”面对记者的好奇,她一脸的云淡风轻“没什么,再严重的我都经历过,心态早就磨练出来了。”

  毛林林这句线年,她和冯绍峰、林依晨、翟天临一起合作《兰陵王》,在里面扮演一代妖后冯小怜。因为角色人设狠辣,一些观众把对角色的恨意转嫁到了她身上。

  “我都傻了,我躺在床上想这说得是我吗?观众真的可以入戏深到这个地步,真想弄死我吗?”

  当时,刚在圈内崭露头角的小演员,哪曾见识过这种阵仗?面对一个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对自己施加的言语暴力,根本无从招架。

  实在难过捱不住时,她便打电话向家里倾诉,妈妈安慰她说“你不要太在意这些,大家都是因为你演的这个角色,才对你有所怨恨。有人在骂你,说明他们在帮你消业障。”

  从那儿以后,再因为角色的问题,被网友谩骂,她就抱着“大家在帮自己消业障“的心态,告诉自己“无所谓”。只是,每次牵扯到家人的时候,心里难免还是会有些不舒服,“因为我爸妈都是那种很臭美又很可爱的人,大家因为我的一个作品去否定他们,我还是挺接受不了的。”

  面对这些年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成绩,她坦承自己不“红”,并因此,时常不能接触到令自己十分满意的角色。特别是把《兰陵王》里的“郑儿”塑造地如此深入人心后,基本上就被市场自动定性为“女反派”一列了。

  倒不是对“反派”角色有偏见,而是觉得现在很多国产剧剧本里刻画的坏人,的确坏得无逻辑,表演要求也过于脸谱化,对演员塑造角色提供的空间实为有限。

  本来这次《红蔷薇》剧组找过来,知道自己依旧饰演一个“反派”时,毛林林表示有些犹豫,但对方要她先看看剧本再做决定。

  读完剧本后,毛林林发现了顾霜菊这个角色的可塑之处,“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反派,她所有起承转合的变化是合理的,是让人信服的,这样,我在演的时候,才可能进入她;反之,如果我饰演的这个人物,她的行为逻辑,都说服不了我自己的话,又怎么能说服观众呢?”

  尽管当毛林林在试图突破自己“反派”形象的漩涡痛苦挣扎时,很多人也曾对她进行善意地提醒:频繁转变戏路,不容易让观众记住脸,“很多人都告诉我应该在最好的时候,一直把反派角色演下去,把反派演到头,然后再开始翻过来演正面角色。不需要挑那么多不同的角色来证明自己;但是当时我心里有个声音是: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,我每演一个角色都应该是不一样的。我不希望大家看到我说,你《兰陵王》的郑儿演成这样,接下来的角色怎么越来越差,没有任何的变化?”

  为了打破大家对自己的刻板印象,当《两个女人的战争》剧组邀请毛林林出演剧中的“心机女”赵欣梅一角时,她主动向剧组争取扮演善良隐忍的牛淑荣,并向剧组立下了军令状,说“自己一定演好这个角色”。

  “因为我想打破包括现在都存在的一个僵局,就是告诉大家我不是仅仅只能演反派,我还有更多的可能性。但当没有人提供这个机会的时候,我就要不停地自己给自己吆喝。以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,现在酒香也怕巷子深,而且你得不停的去说,我这个酒可以这样这样这样……这是一个很无奈又实际的现实。因为你不够红,没有人对你有那么大的兴趣。”

  毛林林说自己从小就十分喜欢香港导演徐克,最大的心愿是有朝一日能出演徐克的电影,“那才代表你红了”,但她感受到目前的自己离这一步还有点距离,“每个女演员都想演到大IP和非常好的女一号,都想跟在名导演后面磨手艺,但是目前我手上的资源只有这些,我能做的就是握紧手上的,并把它做好。”

  毛林林身上有种在女明星群体中十分罕见的磁场,采访正式开始时,她垫了张坐垫在地上,盘腿坐上去,娓娓道来,不消几分钟,就打破了双方初次见面就将把自己的私事和盘托出的尴尬。

  关于她的提问,几乎没有禁区、没有敏感词汇,甚至铺垫和试探已变得很多余。有时候你担心问题是否过于尖锐了,她回答时却露出一副“事实如此,没什么不能说”的表情。

  关于此次的网络乌龙事件,她大方的解释道“其实我一直是一个内心非常脆弱,但又特别需要倾诉的人,那天正好受了点委屈,就喊了我一位闺蜜来我家。她当时带了电脑过来,一边加班,一边安慰我。感动之余,我就发了条那样的微博。”

  “当时没想那么多,我也不红,发就发了吧,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心我的感情生活。”

  对话张一山:《柒个我》都不是我,我一直在找寻自己的路上《蓝色星球2》之后,纪录片成视频网站又一蓝海?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山东航空推出3299元全国不限次任意飞,重庆进出港也有套票哟,你会选择乘坐吗?

  姐姐照顾瘫痪20年的妹妹,监控发现妹妹竟多次下地行走,医生却称是精神病(往事回顾)

  第一个40分诞生! 30投16中,砍46+9,打破75年纪录!他太炸了

  神秘买家1.08亿捡漏“杭州第一豪宅”:5年只涨了300万,数位富豪曾折戟香港六会彩新网站资料www.601234.com